正在加载页面……

« 专家信口开河:通城发现的大顺遗物,印证李自成死于通山!从蒲圻到九宫山:李自成的败亡末路 »
档案解密——明史专家刘重日就李自成殉难地问题给历史所的信
〖字体大小:

 

陈副所长并转李所长、卢书记:
 
        关于李自成的问题,那天讨论会上我只做了下面的论证,讲了李自成死于通山是不可信的原因和根据。迄今为止,仍然是张文贞公在修《明史》,经过一番综合研究归结的那句话:“终无实据”,然写史总得有个说法,故从其一说,即明史之“通城说”。
        从现在的研究看来,通城确有九宫山,上有九宫庙,始建于唐朝,故得名。因不载于《寰宇通志》,而在后来某些书生的笔下,否认了《通城县志》有关九宫山在当地的记载,这是不公平的,当地宗谱中葬租宗于九宫山下者不少,特别是84年,通城人在九宫庙东发现了“九宫界碑”,更证明了九宫山通城亦有,天下山之重名者多矣,何云九宫山必在通山县境,故通城人亦愤愤有词。
        说李自成死于通山,漏洞百出,记载混乱,无一实证,持通山说者亦不能自圆其说,故论者强词夺理,篡改事实,造假“文物”,拉大旗且依势压人,以至讥讽骂人。这还是怕人揭底,虚弱,理亏的心理变态。
你们几位不仅是领导,而且都是搞这行的研究有素、鼎鼎大名的学者,你们难道看不出王戎笙以课题组名义写的那篇文章是什么货色吗?这与课题的宗旨、历史所的荣誉相称么?
该文不是以研究根本问题出发,综合各派研究现状,论其优劣长短,指出结症何在,应该怎样解决,然后经过分析谈自己的观点、看法、方向、理由、依据等等,最后得出自己的一种说法。
        王文由于这种外衣也不要了,从一开始就站在了维护“通山说”的立场上,打着“公正”的旗号,却人前人后做着极端派性的勾当,以中央的名义给别人传达或写信,却又不让其知道李铁映指示内容,似乎中央委托他维护通山说而讨伐别说的(这点我曾向陈副所长反映过),在私下还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如:他是郭老的秘书,刘重日是他的秘书;刘重日不懂明史等等,无非是抬高一下自己,我到不在乎,在他笔下国学大师章太炎都狗屁不懂了,刘重日算什么?
        王戎笙登台以来的行为和表现,与他现在写的文章是完全一致的,此文的前题是站在维护通山说的立场上,摆出一副教师爷的架势,以形而上学的方法,甲形式罗辑,不顾事实,强词夺理,凡不利于通山说的资料避而不谈,或断章裁义,强为说项,学风极其不正。在文风上,你们都看到了,对别人挖苦讽刺,几于谩骂。这完全是“文化大革命”打派仗的那一套,大批判文章,我实在感到惊讶!
以此文代表课题组? 以此文代表最高研究学府的历史所?吾将不知其历史所之高大形象为何物      
我从来都不是“风派”,在有限的研究领域里,没有想到过要反对谁、维护谁,而是尽一个研究者的本分,基本要求和态度,审视一问题。发现我错了的,自己撰文改正,关于李自成死的问题,我已经讲了,在我写《史稿》和研究明史所产生的问题、怀疑,一直到现在看法的发展过程,始终是在追踪一个历史问题,并非灵机一动,凑什么热闹,更非心怀鬼胎!就此问题,在偶然的机会中与郭老有过简短的谈话,当然郭老知道有几说,但不像现在好多人对于别说一概骂倒,只讲要彻底弄清,还须将来有新的材料或实物加以印证。这是郭老一个真正马克思主义者的一贯作风,却不象有人打着维护郭老的旗号,而实际在亵渎着郭老。不信就看郭老的态度:关于李自成的问题565月声明:我“说李自成牺牲于湖北通城九宫山,都是根据旧有的传说,应以注销并改正”。658月在辩证《兰亭序》依托说时云:如果经过驳议,证明确实站不住脚,我愿意认错,撤销这种说法。”这便是大师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郭老和我偶然的简短谈话,指的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向,并不是涉及谁对谁错的问题,况且那时此问题亦非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何造谣之有?
林甘泉、王戎生给王春瑜说:我不可能见郭老,郭老更不可能给我谈什么话。我只抿咀一笑而过。来所早者与郭老说话者多矣,况我在《史稿》组,有机会请教郭老几句,是不敢还是不应该呢?有人常和郭老接近,是不是就包揽了郭老呢?郭老和谁为几句话,是否也要向他汇报呢?岂不觉得荒唐可笑吗?
        王戎笙在课题组里里外外的所作所为,包括现在文章中的学风、文风,倘若是所里研究决定的既定方针,且得到各位的默许和支持,旨在维护郭老说法(请注意,以现在的材料看来,郭老的原“通城说”比“通山说”还少点矛盾。说通城无九宫山,纯属书生从书本到书本关着门“考证”之误)而不是就史实研究问题,则历史所将会惹火烧身,因王文而招致各方指责和不必要的攻击,声誉亦将受到影响,绝非危言耸听。因为王文从那个角度说都太露骨了,其所言“理由”,只要引一、二资料便可倒掉。
最后,仅以一个正派老所员的身份道声:珍惜历史所的传统和声誉,切勿砸了自己的招牌。
 
刘重日
97 .5 .3
 
(刘重日:原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已退休,研究员)

 

 

刘重日给社科院历史所的信函原件:

 

        通山方面为争夺旅游资源,拉拢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李自成

结局课题组负责人王戎笙和担任湖北省李自成研究会(设在武

汉大学内,由通山出资)会长的武汉大学教授张国光等人,再

加上通山籍咸宁地委书记万维东滥用职权压制通城,致使他

们造假成功。研讨会前夕,王戎笙将通城已获得参会邀请的信

息告诉张国光,张国光亲自到咸宁地委反映,要求使用行政手

段制止通城参会。以下是他们阻通城县代表参加《李自成

                             局研讨会》的证据:

 

Tags: 刘重日  《明史》  《通城县志》  九宫山  《兰亭序》  社科院历史所  

    网友留言

  • quote 1.bangat
  • 博主的文章真好,支持!
    由 lynn 于 2013-4-13 20:07:20 最后编辑
  • 2011-7-22 13:41:41 回复该留言

    网友留言

  • quote 3.杜飞石
  • 通城北门口老农业局(现工商)有几个老人补鞋的,其中一老人七十好几,带老花镜,闲谈时,讲家住续家畈什么的,就讲到李自成死后,部下报仇屠村的事,这已是好几年前事,
  • 2012-5-22 22:22:0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4-2018 liziche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
鄂ICP备06008662号-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