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页面……

« 《荒书》与《绥寇纪略》孰是孰非? 李自成死地析疑 »
大顺军在通城
〖字体大小:

区志全

    历届《通城县志》中,少有大顺军在通城情况的记载。但是,依照史料、谱牒中的零星记载,佐以民间传说,不难窥其一斑。
   《明史》卷三百九《李自成传》记:“自成走延(咸)宁、蒲圻、至通城窜于九宫山。”这与药姑山下的东冲(内冲、外冲)和桂家畈一带流传“李自成自药姑山下来”的说法是一致的(蒲圻至通城的古驿道,由羊楼洞上,入通城药姑山,经马颈下)。
    石人冲(岳、通边界)藏《兴贤堂李氏宗谱》卷五十一有顺治三年六月的一篇《祷文》,云:“乙酉年七月十五,陡遭房毒,引李自成兵搜山,掳去独儿李杜……。”后页李杜下又言:“甫十岁被掳,贼败,弃掷河南道上……。”结合《流寇志》载有刘宗尧(宗敏弟)进入湖南后,往河南就食。被清军击败的情况看,驻守石人冲,掳李杜者,有可能就是刘宗尧。
    嘉庆《平江县志》记:大顺军由宁州入东乡,驻黄龙。黄龙属通城,与平江东乡虹桥茅源(即天岳)为邻。据传:有一支部队随李自成过药姑后,在马颈分兵,由墨烟、堆山、沙堆、清水转经黄袍、塘湖进入修水(宁州),复入通城驻黄龙,再去平江。李自成死后,就是这支部队从修、通交界的苦竹岭返转九宫山复仇的。另有吴氏家乘记载:尧垄一支“倾复十之六七”,南兴一甲一门“老壮十亡其半”。旧志称薄刀仑明末流寇李自成挖断。尧垄、薄刀仑和南兴一甲之居地崇仙里均处于传说中的这支部队行军路线上。
    乾隆《平江县志》载:大顺军自武昌来,入平江北乡。平江北乡即南江冬塔,与通城三步桥、中段交界。大顺军由武昌进入平江北乡,取道通城无可置疑。且传说有大顺军击灭分居在磨桥、中段的李赞后裔八房(查《陇西堂李氏宗谱》,其时李氏一族中,生卒年代失考者十有八,葬址不祥者十之五六。可见李氏确在战难中几近灭族)。嗣后攻破冬塔张家坡李魁南寨。磨桥、中段系古入平江必经之途,张家坡又属平江北乡,这都与“经通城”的推断吻合印证。
    李自成由药姑山进入通城后,“过通城九公山,一名罗公山”(《绥寇纪略》卷九)。“为土人击毙于此”(同治《通城县志》)。佐以城西十二华里的银城区凡店乡流传的“李自成夜宿凡家店”的故事(凡店位于药姑至九宫途中)。白沙嘴、九宫山居民中还在讲述的与史载大同小异的李自成殉难情状故事。可以说史籍所载决非“无风起浪。”
    总括上述,我们大至可以弄清大顺军在通城境内的情况:李自成率大顺军由蒲圻羊楼洞入通城东北药姑山,至马颈,分兵一支出杨部,沿通城北部、东部边界,进军宁州,复至通城之黄龙,到达平江东乡。其余则走东冲、大坪,在此一带再度分兵三路。由李自成带部分人马(可能就是二十骑)走石南、凡店。另一支取通城西部之古道经磨桥,过中段,入平江北乡,刘宗尧部则往通城西北之桂家畈、石人冲,扼守入岳阳之险要。全县被大顺军占领控制,正如《延陵堂吴氏宗谱》云:“合邑民室,尽为兵室。”这样的行军路线,与史载大顺军后来集结于湖南一带的情况,是完全合榫的。

 
1984年7月

Tags: 《通城县志》  区志全  《明史》  药姑山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4-2018 liziche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
鄂ICP备06008662号-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