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页面……

« 奉天玉决非李自成补证 关于湖南石门夹山寺《圹符碑》的说明 »
野拂和尚不是李过
〖字体大小:

杨延新

 

    “禅隐说”认为,弄清野拂和尚的真实身份,对验证隐居于石门夹山寺的奉天玉和尚即是兵败禅隐的李自成是至关重要的。最近拜读“禅隐说”的一些文章,发现问题很多,他们的论据、论证,都不能证明野拂和尚就是李过。
    一、从口音上来分析,野拂和尚不是李过
    因何麟在《书李自成传后》中述,“老僧亲聆謦咳”,奉天玉“声似西人”。这句话便成为“禅隐说”奉天玉即李自成的重要证据。“禅隐说”又从民国初年章太炎先生搜集到奉天玉《梅花百韵》诗五首中,有“陇羌性鲁亦能栽”之句,并有以“兄”与“君”相押韵的陕北音韵,与何麟 所述奉天玉“声似西人”“不谋而合”,因而更加确认奉天玉即李自成。那么,同样在《书李自成传后》一文中,“老僧亲聆謦咳”,说野拂“系江南人”,不是可以断定野拂不是李过了么。众所周知,李过与李自成不仅是叔侄关系,而且同年、同地出生,一块长大,一块造反。如果奉天玉是李自成,野拂是李过,那么,听他们的口音,是不会作出一个“声似西人”,一个“系江南人”的判断的。
    二、从年龄上来分析,野拂和尚不是李过
    夹山“禅隐说”佐证奉天玉大和尚并非一般高僧的证据之一,《重兴夹山灵泉禅院功德碑》中记载:“独赖奉天老人从西蜀南游……钦老人开拓行力……奉老人知为法器……是年冬,则野拂大和尚由鼎州而来,投老人披剃,更不惮勤劬。”在同一篇文章中,奉天玉和尚四处被尊称为“老人”,而野拂则仅称为大和尚。奉天玉和尚到夹山寺是顺治九年(1652年),如果奉天玉是李自成,其年只有46岁。姑不论46岁能否被称作老人,只是李过同其叔是同龄人,旁人对他二人如此称谓,看来此二人年龄悬殊,则此野拂定非李过也。
    三、从“师诞期”看野拂和尚不是李过
    梨木残版《支那撰述》是“禅隐说”认定李自成禅隐夹山的又一重要物证。据夹山说者研究,此撰述系野拂撰写的纪念其师奉天玉冥寿的文章,文中有“辛未夏月师诞期”之句。因为《明季北略》中有李自成是万历三十四年丙午五月生的记载,“禅隐说”便认为,五月称仲夏月,正好是李自成的诞期,从而认定此师一定是李自成。我认为,“辛未夏月师诞期”这个句子不能割裂开来分析,不能仅用其后半句。这里的辛未年,许多学者认为是康熙三十年(1691年),他们把这句话理解为:“在康熙三十年,吾师诞生(夏月)的日子里。”这样解释不通,也不合符汉语的叙事习惯。野拂在这里明确说出了其师的诞生之期——“辛未年夏月是吾师诞生之期”。此辛未年是何年呢?是康熙三十年吗?此辛未年为1691年,不对,因为此前(1674年)奉天玉已卒。是明崇祯四年吗?此辛未年为1631年,也不对,因奉天玉顺治九年(1652年)已被称为老人,与此生年明显不符。是明隆庆五年吗?此辛未年为1571年,应该说此年出生,奉天玉和尚一生的事迹便可以理顺了。奉天玉生于明隆庆五年(1571年),顺治九年(1652年)到夹山时81岁,因为奉天玉是得道高僧,鹤发童颜,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些,但还是被尊称为老人。康熙甲寅年(1674年)三月,奉天玉圆寂,享年103岁。《堵胤锡传》载野拂是奉天玉的得意弟子和接班人,他说奉天玉诞生于辛未年五月,此说应是确凿无疑的了。如此看来,则奉天玉不是李自成,野拂和尚也绝非李过了。
    四、从李过的生死情况来看,野拂和尚不是李过
    王夫之所著《永历实录》,记李过死于顺治六年,但几处记载有点大同小异。其一,《大行皇帝纪》云:顺治六年七月,赤心死于南宁。其二,《高·李列传》:是年冬,堵胤锡奉龙旗至浔州,调必正军出楚,赤心病,未有行意。未几,赤心死,必正兼统其军。其三,《堵胤锡传》载:“上赐堵胤锡龙旗十二,遍调天下兵马,咸受节制。堵胤锡至浔州,日促忠贞营复出,会李赤心死,高必正以新丧大帅、器仗不给为辞。”如果李过死了,肯定不能去作野拂和尚了。“禅隐说”为了证实野拂和尚是李过,便以“一个人死的时间、地点只能有一个”,而上述李赤心之死的时间有顺治六年六月、七月、冬天,死的地点有南宁、浔州为由,认为李过不是真的死了,而是托病离开了广西。
    接着,“禅隐说”列出了李过未死于广西的几件史料,其一,据直到顺治九年还任湖南辰常总兵徐勇之手的题本:至迟在顺治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前,一只虎李过不但未生什么病,也未死于广西,而是已经从广西进入湖南境内活动。其二,南明史书《行在阳秋》载,兴国公李赤心在永历四年即顺治七年冬天,在湖南永州生擒清官战将,还实实在在的活着。其三,清朝八省总督洪承畴写于清顺治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题本载,顺治九年十一月前,一只虎即李过并未如传闻所说死于广西。其四,《清史稿》载:顺治十年五月,承畴至军疏言:“……郝摇旗、一只虎等窃伏湖北荆襄诸郡,倘南窥澧县,则我腹背受敌……”于是,“禅隐说"总结道:“所谓李过在广西生病并死在广西的说法并不可信,而在湖广地区活着战斗着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那么,我也有结论了。如果李过于顺治六年死了,他不可能到夹山去当和尚;如果直至顺治十年五月,李过还在“湖广地区活着战斗着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那李过也无暇去作野拂和尚了。
    五、碑刻不能说明野拂和尚是李过
    《中兴夹山祖庭弘律奉天大和尚塔铭》,是奉天玉和尚殁后下葬时的塔铭。塔铭简要记叙了奉天玉恢复重兴夹山寺,弘扬佛门的业绩。塔铭落款“周王丙辰三年孟冬吉旦”,署名“赐进士弟翰林院澧阳刘麟撰。”因塔铭铭文最后一句为“补之为铭”,“禅隐说”便牵强附会,大作文章,说李过表字补之,因此野拂就是补之,就是李过。并断言“署名刘麟的铭文根本不是刘麟所作。”关于这个问题,专家们已作了详尽的分析。他们指出,明清碑刻的款识,都有一定之规。“补之为铭”,是正文的末句,不是落款,当然更不是一位名叫“补之”的人撰写的铭文,而是补而为铭的意思。因为落款处另有铭文的作者,此作者就是刘麟。“禅隐说”解读碑刻时,不循成例,按照自己的主观愿望去理解碑文,是说不通的。
    综上所述,件件事实说明,李过就是李过,野拂就是野拂,两个人不能混为一谈。野拂和尚是奉天玉和尚的弟子,不可能是李过。据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隐居于石门夹山寺的奉天玉和尚不可能是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

Tags: 野拂和尚  李过  杨延新  禅隐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4-2018 liziche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
鄂ICP备06008662号-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