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页面……

« 大顺军活动情况家谱记载李自成殉难通城九宫山史料记载 »
大顺军南下地方史料记载
〖字体大小:

    王师西平江汉,伐罪吊民,明势张人心,翕合是故,一战杀其大将,焚其巨舰;再战浮其众不可以数计;三战歼其渠魁,降其将卒数万,尽得其楼船,古今大快……(送彭万里之江夏序  汪仲鲁)

    抄自康熙元年杜毓秀纂修《武昌府志》

    (注:据《清史编年(顺治朝)》引《清世祖实录》卷一八载,此战发生在武昌府,时间为顺治二年四月下旬,大顺军汝候刘宗敏、总兵左光先、李自成从父等被俘后被杀,军师宋献策等被俘。持通山说者为了证明李自成东进死于通山,把此战附会到富池口和通山,不知有何根据?彭万里系清军将领,顺治二年五、六月间从武昌至浙江绍兴任山阴令,据《三湘从事录》和《海东逸史》载,彭万里在顺治二年润六月十一日被绍兴义军郑遵谦所杀,此序文是彭万里离开江夏县之前同僚汪仲鲁作。明末武昌府在江夏县治内 ,江汉即今汉口。)

 


    国朝顺治二年,故明宁南候左良玉帅兵东下掠邑,子女殆尽,未几,逆闯复掠,其僅存者武昌人民靡有孑遗矣。

    抄自康熙十二年熊登修孟振祖纂《武昌县志》

    (注:武昌县即今鄂州)


    吴孟长,马七里人,同族七人:正宸、苦水、緮雅、如驹、如陵、士昌、士朴,皆以气节重……乙酉,闯贼肆掠,士昌揩(偕)如陵、如朴
率众堵御,战捷。贼复由保安来袭,士昌侦知之,乃拆桥,水涨,贼不前,遂退。诘朝贼巡哨至,乡兵近之,士昌为后援。及黄龙桥,贼麇至,士昌力战,杀敌无数。知众寡不敌,与如陵、士朴投水死。  

    抄自光绪《武昌县志》卷十七忠义

    (注:据《武昌县志》舆图示:马七里在金牛镇西北约五里处。保安在金牛镇东北约三十至三十五里处。据《津梁》记:黄龙桥在金牛镇。保安、金牛二地今均属大冶。)

 


    顺治二年闯贼溃走,由道士袱渡江至县,经过十余日,散漫山谷,沿途抄杀,大兵随后追剿过县秋毫无犯。(卷之九灾异、兵事)

    抄自康熙十一年谢荣修 胡绳祖纂《大冶县志》

 


    顺治二年春二月,王师追剿李贼,贼先从道士氵伏渡江,溃散山谷间,沿路掠杀,经过十余日至通山、瑞昌诸处歼焉。

    抄自同治《大冶县志》  

    (注:同治《大冶县志》与康熙《大冶县志》 记载明显有误)

  

 
     (顺治)乙酉正月朔日暴热如仲夏,五月,流贼百万为大兵所追,淹留郡境,杀掠一空。

     抄自康熙四年刻十四年增修本 杨尊修 冯之图纂 王之宝续修《兴国州志》(下卷 六四)  

 

 

    顺治二年五月初四,闯贼数万入县,毁戮四境,人民如鸟兽散,死于锋镝者数千。蹂躏三月无宁宇。幸国朝王师荡除,百姓如解倒悬,渐复故土,至秋冬复。(卷八)
    程九伯,六都人。顺治二年五月,闯贼万余人至县,蹂躏烧杀为虐,民无宁处。九伯聚众围杀贼首于小源口。本省总督军门佟嘉其勇略,
札委德安府经历。(卷五)

    抄自康熙四年任仲麟修 余庭誌纂《通山县志》

 

 
    咸非用武之地也……用武者,恒必由之。明季流寇往来,献贼陷咸,闯贼亦恣蹂躏。(卷八灾祥)
    辋山,在县东(北)四十里,突起平阳,耸秀园曲如车辋,一石宛若神骏,上有祠。明末贼兵犯境。王晔父子三人率乡兵御之,阻河为固
。获胜,一方得全,士人德之,因祠其上(疆域卷一。注:辋山,在贺胜南五里)。 
 
    抄自光绪《咸宁县志》

  

          
    蒋师洞,在上十三都,洞门凹折,入数十武,豁然宏敞,一水内流,不可测。崇祯末,男妇避寇其中数万计,贼攻不克。
    同上,(注:蒋师洞在上十三都长乐乡即令汀泗桥区龙潭乡。县志云:长乐一乡盖以蒲圻东偏者也。)
    花纹公社大岩坪大队立寨下
    明朝末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曾在此地扎过营寨,因村居其下,遂改名“立寨下”(卷4-3第781页, 注:立寨下位于花纹公社东北部)
。旗鼓恼:据传,明末清初,农民起义李自成的人马曾驻扎于此,其时,竖纛旗于左山,摆战鼓于右山,由此得名。(卷4-2417页(注:旗鼓恼位于永安镇至温泉镇的一号公路途中)

    摘自《咸宁地名志》

  


    顺治二年,闯贼寇蒲,盘踞乡市,积三阅月,烧杀几尽。是年五月,国朝王师临楚。六月,委官至蒲,安抚残黎,复睹太平,是年大有年
。(卷之十四  纪异志)
    李侍义,门玘之裔,世居楼下,为人沉静有智略。崇祯癸未,献贼破会城,团练乡勇为保境,计及贼入蒲堵御有法一方以全。顺治乙酉,
闯贼来焚杀无虚日,侍率乡勇逆战于大田畈。贼溃走,生擒数人追及花路亭,侍磔示之。贼反屯黄茅山、杨林诸处,侍计劫其营,发伏兵截其要路。贼惊散,遂屯新溪,渡临湘河而南。自是,邑西南隅无贼害…… ,抚镇闻其名,屡聘不就。(卷之十一  武功)

    抄自康熙十二年张圻隆修 龚逢列纂《蒲圻县志》

    (注:据《蒲圻地名志》载:大田畈在蒲圻县城南四公里处,陆水副坝附近,属车站公社。黄茅山在县治西十四公里。花路亭即花亭,为黄茅山至茶阉岭的必由之路,在益阳桥公社,位于县西南部,杨林在云台山北麓,属茶阉岭公社,在县城南三十里。临湘河即蒲圻、临湘的界河,正名蟠河,发源于十字坳,自南而北流,经赵李桥、新店、洪山三个公社,其发源地今为蒲圻、崇阳、临湘三县交界处。据《湖北通志》1934年商务版《蒲圻县图》描示及同治《通城县志》载,该处古为蒲、崇、通、临四县交界处。)

 


    顺治二年五月,闯贼百万入县,啸据半载,人民杀   去十之七,白骨如山,溪水如血,田亩废耕,崇劫灰之灾较为独甚赖。

    抄自康熙九年高景之修 汪际炱纂《崇阳县志》卷之十  灾异

 


    张廷宾,字上卿,一字天若。明崇祯已卯乡举,司铎崇邑,修葺学署。乙酉,贼入崇,残害抢掠,江邑宿陈学富才高,贼欲杀之,宾片言
解围。

    抄自康熙《江夏县志》卷二十三  人物

 

 

    顺治二年,闯贼盘踞乡村四月。壮掳弱杀,白骨如山,署官汪一位权埋教军厂侧,有冢。

    摘自顺治九年盛治纂修、康熙十一年增订《通城县志》  

 

 
    乙酉年,闯寇数十万寇县,往来屯驻四阅月,凡上下乡方圆三百里北屋盘据,深山穷谷,焚林竭泽,男妇老幼杀死无算,骨山血海,人民十
死八九,田地荒芜,牛种鸡犬皆绝,至今数十年生疾疮痍未起总,山丁男稀少,卒难兴复。

    抄自康熙二十二年许国璠纂修《平江县志》

 

   
    国朝乙酉顺治二年夏五月,闯贼余党大掠县境。闯贼李自成既败,余党走江西、湖广。五月,其酋刘体纯自武昌入县之北乡;七月,其酋
吴汝义自宁州入县东乡,据黄龙、幕阜、东阳诸山;又有田酋亦以是月入据中洞等寨,大肆屠掠掳杀,男妇虽逃窜深箐搜袭靡遗,县北虹桥乡,贼数往来,其被害尤惨。(卷二十四  事纪) 
(注:黄龙、幕阜为通(城)平(江)修水交界处。中洞在南江桥镇南偏西四一里。)  

    摘自摘自乾隆八年《平江县志》

 


    丙戌三年春二月,王师驻岳州,县境诸贼遁去。时督军贝勒驻劄岳州,击杀贼酋一只虎,诸贼闻风遁去。县境徧,设一塘隘守之。(卷二
十三 事记)

    摘自嘉庆乙已年《平江县志》

 


    弘光二年乙酉六月,闯逆自江西宁州寇陷浏阳。时长沙闻警,府太守周二南率铁骑营王俊才、燕子窝黄朝宣两营官兵东路防御。贼众豕突
前来,战于官渡,相持未决。贼用狡计,暗以兵渡上流,首尾相击,困官兵于营中,太守死之,官兵将佐杀伤无算,贼遂乘胜入浏。

    摘自康熙十九年《浏阳县志》卷十《寇难》  

 

 
    明季土人掘地得碑,镌云:腾蛟过铜鼓破或疑有潜鳞为患也。后何腾蛟从宁州过此关(注:大围堡),闯贼余寇蹑之,因破铜鼓并躏浏阳
,大肆荼毒,碑谶由此验矣。

    摘自雍正《浏阳县志》

 

 
    六月,闯贼自江西来,寇陷浏阳。时长沙闻警,太守周二南率铁骑营王俊才、燕子窝黄朝宣两营官兵东路防御。贼众豕突前来,战于官渡
,……太守死之。

    抄自康熙二十四年《长沙府志》

 


    乙酉,流贼李自成余党刘体纯、一只虎等从武昌、通山、蒲圻、崇阳破通城,陷平江,逾回通岭入长沙界。时邑人林朝宪纠集乡勇,多设
疑兵,于西山官山一带与贼相拒,自六月初一至十五日止斩馘甚众,贼进退维谷,自愿纳款。时督师何腾蛟、偏抚傅上瑞驻节长沙,乃驰报帅府,准其招降,民获粗安。

    摘自康熙四十二年《长沙县志》卷八《灾祥志》附《兵事》

 


    乙酉闯贼屠岳州。(卷三  祥异)

    龚氏淳女,庠生李昌叔妻,乙酉贼一只虎入澧州被掳,骂贼不屈遂及于难。(卷二十四)

    摘自康熙二十四年《岳州府志》

 

 
    顺治二年乙酉三月,英王自陕追闯贼,克武昌是贵。左李两党如王、马则出没洞庭,王进才则由崇阳走巴陵,集兵凡数十万,遍布村野,
岳民无孑遗矣。(卷九  战守)
    明季有闯贼屠戮之变。(卷十四  祥异)
 
    摘自康熙二十四年《巴陵县志》 

 

 
    ……其羽翼王进才、马进忠尤惨酷、临、华二县搜杀与巴陵略同。
    ……闯贼余党走湖广,江西,其猷一只虎引贼众由通城入巴陵,有巴民率乡勇御之。贼遂分其众数万,屠洗乡村,所至为墟,虽深山穷谷
亦搜杀靡遗……岳至此官民俱无矣。时避者咸相戒云:宁逢白虎,莫逢王马。

    摘自光绪《巴陵县志》卷之二十一政典志九武备下兵事下

 

 
    顺治二年,闯贼王进才来寇,杀掳无算,我师大败之。(卷之一)

    摘自康熙二十四年《临湘县志》

 

 
    顺治二年五月,闯贼余党走湖广、江西、其酋王进才、马进忠(即混十万又号黑马)尤惨酷,临、华搜杀殆遍。

    摘自同治《临湘县志》卷八兵防,兵事

 

    
    皇清顺治二年,王师南讨闯贼,李自成望风而奔,至瑞昌之罗城山,辎重委弃如山,妇女遗落数千指,随走江西,迷路过堰山,栈道如绳
,险同剑阁,下临深潭万丈,马惊坠死,淹溺千余骑。(卷二  兵防)  
    闯贼寇瑞……王唯圣妻羊氏,贼扶以行,过塘畔(羊氏)猝抱倪氏投塘死,时五月一日。
    雷何氏,明经何大良侄女,适德化庠生雷作霖。闯贼寇瑞,掠其家……时为顺治二年五月。
    乙酉闯贼经瑞昌,周与子诀曰:汝等幸已成人,我死可慰汝父于地下。城破之日,投河死。(卷四 孝节)
    乙酉闯贼掠符阳坂,氏与夫拥嬧避走。

    抄自康熙十三年《瑞昌县志》

 

 
    五月闯贼陷县城……初五日贼出牛头峡,寇安乐乡

    摘自乾隆《武宁县志》

 


    国朝顺治(二年)五月,闯贼余党步骑数万,由湖广兴国抵县,沿途杀掠。初六日城陷,焚学宫民舍,屠戮村落,驻营五日,复取道太平
山西去。城市为墟,死者枕藉,独河以南水暴涨,贼不能渡,获免。

    同治庚午《武宁县志》卷十九  武事

 

 
    乙酉年四月旌阳观道士因观宇倾颓,然指钉关募化,时五月初十一日更时,见群鬼数千泣告而退。黎明三玄命一老力者,摇铃于市曰:“
都来看,三日后有好事显现。”次日,仅存一空关,莫知所去。三日后,果闯寇破城,屠戮殆尽。

    抄自康熙四年《宁州志》卷一  祥异

 

 
    顺治二年五月。李闯溃贼数万,奔入宁境。地方蹂躏。人民离用。城廓公廨,几成邱墟,乡里豪猾亦纷纷以乘机劫掳。冬十二月雪夜,闯
寇再劫州城,凡从前未焚之屋,未戮之人,至此焚戮无遗。(卷二十九杂类志  祥异)
    顺治乙酉,闯贼入守,摽掠四出,人民离散,刘氏(注:高乡大学周先升妻)奉母避乱,崇乡之中碌山。
    顺治乙酉六月,闯兵四掠……(武乡下段时展臣继室帅氏)携二子家居,猝迂贼至,并辞而去……行至水潭崖,遂抱子投崖下而死。(卷
二十七烈妇烈女)

    摘自同治《义宁州志》

Tags:
  •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04-2021 liziche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
鄂ICP备06008662号-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