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页面……

« 从“大元帅”到黄龙僧钱澄之笔下的闯王之死 »
李自成义军在平江的行踪遗迹
〖字体大小:

 

李自成义军在平江的行踪遗迹
 
杨衍秋     邹及夫
 
  李自成是明末农民起义军的首领,于1644年(崇祯十七年)农历3月18日,率领大顺军从广安门、阜城门、德胜门三处攻破北京城,逼得崇祯皇帝上吊自杀。推翻了明朝封建统治,建立大顺政权,为推进中国的历史进程起了积极的作用。这些,是大家广为熟悉的。
        但是,对于李自成义军在我们平江的活动情况,却鲜为人知。多年来,围绕着李自成之死,在史学界和地方政府以及民间文化团体组织中却争论不休,究竟李自成是死在通山九宫山民团头子程九伯之手,还是死于通城九宫山姜姓邑民之锄下,或许是在石门出家当了和尚,一直未有权威性定论。本文不涉及这一话题,留给学者们去考究,专论李自成在我们平江的行踪遗迹。
        在湖北通城和通山的争论中,有一种说法,认为李自成义军根本没有到过通城,这是说不过去的。据同治《平江县志》卷三十七记载:“吴汝义部在七月据黄龙、幕阜、东阳诸山,入平江东乡”,“刘体纯自武昌入县北”,1994年《平江县志》大事记中也载明:“公元1645年(顺治二年)大顺帝李自成部刘体纯领兵由东北入境,占据数寨。”可见,大顺军是从武昌途径咸宁、崇阳、通山、通城入平江县境的,不经通城,就无法进入平江。
        大顺军是由谁统领,在平江占据的是哪数寨,其目的是什么,又进行了哪些活动,可作以下几个方面的解说:
  一、进入平江的大顺军是李过、吴汝义、刘体纯的部下刘体纯、吴汝义和李过均是李自成的亲信部属,是跟随李自成在陕北米脂举事的成员,其中李过(李锦)是李自成的亲侄儿(在李自成遇难后,被推为首领)。此三人都是义军中的赫赫名将,上述两部《平江县志》的记载都提及此三人的名字。在李闯王称帝后,面对明王朝残余势力,入关清兵和吴三桂三股力量,大顺军和以上将领,为避其锋芒,于1944年4月29日跟随李自成,退出北京,转战湖北,另寻出路。
        二、义军占据的平江山寨
        大顺义军刘体纯部在占领通城全境后,继续向南推进,越过界岭,占据了冬塔、南江交界处的张师山寨,九峰寨,三角湖寨。此三寨均是平江四十八寨之一,笔者手中有一份大顺义军绘制的《三寨图说》影印件,其中张师山寨的“师”误写为“思”,这是因为义军不知道此山是为了纪念汉军师张良而得名的,是在没有查阅也不可能查阅相关资料的情况下,匆忙间按谐音绘写的,可见其真实性。另一份资料显示,义军进入平江之后,对平江的军事设施进行了侦探,并作了文字记录。探得西乡有:湖源山寨、篆字洞寨、雷公坦寨、营盘山寨、迁女寨、望军峰寨、苦竹寨、金鸡寨;北乡有:营幕坪寨、幕阜后寨、黄裴洞寨、凤凰寨、天寿山寨、鸡笼山寨、张师山寨、九峰寨、三角湖寨、道彰寨、铁炉山寨。这与平江四十八寨的名称和方位均吻合。义军企图全部控制这些山寨,借以休养生息,保存实力。
       上述同治《平江县志》所说据“黄龙”,即是大坪乡积谷村的黄龙山,(海拔1528米);所说据“幕阜”,便是指雄踞三省边境的幕阜山(海拔1596米);所说据“东阳”,是指龙门乡境内的东阳山(海拔639米)。此三山相距不远,互为犄角之势,可相互救援。大顺义军在平江的活动范围达冬塔、南江、虹桥、大坪、龙门等乡镇,进入平江东乡活动的是吴汝义部下。进入北乡的则是刘体纯部下,其西乡只作侦察,而未涉足。传说,冬塔乡江背村张家坡的豪绅李魁南,曾邀请据张师山寨的义军下山作客,送请柬的人平时与李魁南有过节,将请柬上的“迎”字改为“战”字,企图借刀杀人。义军率众下山,将张家坡团团围住,涉水过小河的义军将河中鱼儿都踩死了,释疑后方握手言欢。
  三、大顺义军进入平江的战略意图
  大顺义军进入平江的战略意图,是因为在推翻明王朝之后,以李自成为首的大顺将领,对形势变化缺少足够的认识,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生活腐化,对明朝残余势力斗争不力,对吴三桂没有积极的招降和防范,以至在三股力量的压力面前,无法抵挡,加之没有根据地,关中已无立足之地,只好撤出北京,向南谋取一地休整,就像当年在河南山中蛰伏一样,妄图东山再起。从当时的情况看,北有三股强大的势力,只能避其锋芒;南有朱由菘的南明朝军队堵截,不可强进,只有选择湘鄂边境的幕阜山和黄龙山暂作喘息之地。正如李自成写给刘宗敏的《密谕》中所说:“以谋后路”,笔者手中有一份李过写给吴汝义的信札影印件:“汝义兄:来信已悉,其信中谈及幕阜、黄龙实为兵家心(必)争之地,可否先派人一探再做定夺。我已随万岁(李自成)不日即到通城。如能有兄据幕阜、黄龙为相应,则不失为之良策。弟李过永昌二年五月二日。”对于当时已成强弩之末的这支义军,他们视平江这块土地为再生之地!但由于北有刘宗敏十万大军的抵挡,南明又鞭长莫及,所幸没有发生战事。
        义军到平江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在此等待散兵归队。义军从北京撤退出来,一路遭到清兵阿济格部和吴三桂的追击,中途掉队者俱多,所以必须在此收编散兵,重新集结部队。
  四、义军的军纪严明
  李自成义军之所以能取得一系列胜利,是与其有严明的军纪分不开的,他实行“均田免粮”;规定“过城邑不得室处,军士不得藏匿金银,妻子外不得携他妇人,寝兴悉用单布幕绵”。人民群众曾编歌谣曰:“迎闯王,不纳粮”,“盼星星,盼月亮,盼着闯王出主张”,“吃他娘,用他娘,穿吃不尽有闯王”。闯王在其兵败之后,也同样主义军纪。在平江,大顺义军同样得到了老百姓的拥护,民众箪食壶浆,犒劳部队。有一张借条可以证实这一点。借条写道:“今借到:平江周忠真财务计谷壹拾陸担,铜器肆拾二斤七两,铜钱叁拾肆吊零壹串文,待军班师日全额加息奉还。大顺朝永昌二年四月二十日。(印章)”在当时困难重重的情况下,军队没有去抢,去征,而是向老百姓借。而老百姓也能自愿出借,可见义军是仁义之师!其周忠真是冬塔乡周家(丁洞村)大户,对大顺义军的信赖也是无话可说了,只是这张借条由于兵败人散,成了一纸永远不能兑现的空文!随着李自成的消失,这段历史也就烟消云散了!但大顺农民起义军在平江留下的行踪遗迹却不可磨灭! 
      
 注:文中所提供的照片,其原物均保存在通城县“李自成归宿通城研究会”。
 
原文载平江县志办编《平江风情》2012年第二期
Tags: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4-2017 liziche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

鄂ICP备06008662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