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页面……

« 李过父子撰《喋血石牛寨》出版 咏砖家与假闯王陵 »
李过藏身洞——湖南平江县石牛寨乌龟岩考察记
〖字体大小:

 

李过藏身洞——湖南平江县石牛寨乌龟岩考察记

 

陕西横山县史志办 雷建忠

 

        湖南省平江县大顺后主李过后裔保存的3000多件,约70万字的大顺档案中,有李过及其长子李继韬撰写的《西楼雄梦》一书。该书约10万余字,其中最后章节“喋血石牛寨”一文约2万余字,记载了清初,十余万清军围剿宁州、平江县大顺军的经过。

  起初,李过为了保存实力,率两万大顺军从黄龙山大寨移营到易守难攻的平江石牛寨,十万多清军围攻石牛寨达八个月之久,大小战斗数十次,双方死伤惨重,最后因弹尽粮绝,石牛寨终被清军攻破。当初的四万大顺军仅剩下三千余人,李过劝手下将士投降清兵寻条活路,而自己与部将刘思明、王思聪二人誓不降清,于是藏身于石牛寨上一个叫乌龟岩的洞穴中,长达32天之久。四万多清军连日烧山、搜山并守候25天,也没有找到李过等人。李过等躲过这一劫后认为东山再起没有希望,于是改名李绣,出家黄龙寺为僧,号黄龙真人,在黄龙寺自耕自食。修水县黄龙禅宗研究学者冷述评先生收藏的乾隆壬午(乾隆27年)《黄龙崇恩禅寺传灯宗谱》也有相应记载:“崇祯十七年明末清兴,闯兵残败,僧徒十八子者自种自食”。据说现在山上尚留的石头城墙是当年大顺义军构筑的。为了验证李过父子记载的史实和民间传闻是否真实,我相约湖北省通城县李自成研究会副会长张毅强先生一同到石牛寨进行考证。

  2013年5月28日清晨,我从江西省修水县城出发,张先生从湖北通城县城出发,我们约定在修水通往平江的大桥镇会合,转车到达修水与平江交界处的界上后又租车来到了湖南省平江县石牛寨山下称为水口的地方。我们朝石牛寨望去,只见两山对峙,一溪流水从谷口飞泻而出,这是当年阻水为固的隘口。抬头仰望,石牛山一石峰雄踞于绿色田野之上,陡峭而险峻,因山体形状如牛,首南尾北。坡地北边的高坡上,散落许多丹岩巨石,远看似喂老牛的千年草垛,其山势苍茫宏伟,令人惊叹,我想石牛寨可能是因此而得名吧。我们首先找到石牛寨管委会的负责人陈经理,并向他说明了我们的来意,陈经理随即为我们联系了世居石牛寨下孚西村两位村民作向导。因为我们走的是当年清军围困大顺军李过部的主攻路线,两位向导骑摩托带领我们向西走过约十公里的盘旋机耕路,来到山寨西边的大坪乡孚西村。5月28日这天接近中午时气温高达36度,我们在烈日下,备受炙烤。我们在两位向导引领下从石牛寨后山坡度较缓处开始了艰难地攀爬,爬到半山腰,我们休息一会儿,吃完作为中餐的自备干粮,继续往上爬,大约又爬了半个小时,见半山腰有很丰茂的草地,沿途深峡幽谷,树木遮天蔽,花香鸟语,空气凉爽。我们在棋盘石山休息了一下,又穿过一块盆地往上攀援,来到石牛寨西端的鹅颈石下。这山上有很多石磴,石墩边上当年修建栅栏时留下的痕迹,随处可见。石磴梯道随着山势盘旋曲折,正好层层设卡,步步为营。果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要隘。我们所走路径都是前山下、后山上。有些地方十分险峻,经过多处悬崖,都是身贴岩壁,手拉藤条,脚踩山岩,小心翼翼,匍匐挪动。稍有不慎,就会有跌落山涧的可能。那过程,只能全神贯注,不能有半点分心。若是往下看,会心惊肉跳。好在大伙相互帮助,彼此提醒、鼓励,才安然无恙。

  我们约花了个把小时从这陡峭的登山小道爬往石牛古寨的关上,这里的险要依然如故。如此艰难险阻,胆颤心惊地行走两里之遥,环视四周,山峦罗列奇景,石牛山寨依稀可辨。由丹岩石垒筑的一丈多高的石城墙,依山就势蜿蜒盘踞,丝毫不减当年的雄勇气势。墙脚杂树丛生,墙头绿叶爬蔓,石缝里野树挂吊,石面上青苔斑驳。从倾塌的寨门披开荆棘踏进山寨,石柱、石臼、石眼等历史遗迹,静静地掩没在杂草丛中。我们走得大汗淋漓。爬到中部山头,果然震撼!一块块巨石整齐地排列在悬崖边上,石墙高低错落,长约数十米,石与石之间还有缺口,宛如城墙垛口。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是神奇。我胆量素来上乘,年轻时还从事过些危险作业,站在石上仍然感觉双脚颤抖。

  因为我们考察的中心是乌龟岩下的李过藏身洞,两位向导在荆棘丛生的山上用柴刀砍出了二百多米的通道,走到了一个叫老虎岩下的岩洞,向导说这就是乌龟岩,但形制与“喋血石牛寨”一文中的记录大相庭径,没有找到与李过在书中描述特征相同的乌龟岩洞穴,看来不是在石牛寨居住的人并不知道乌龟岩的具体位置。当时两位向导想放弃寻找,在我们的恳求下,他们受到感动,于是用手机多方联系,终于了解到石牛寨的方家屋场上还居住一对老年夫妇和一个稍有弱智的儿子。我们来到石牛寨方家屋场,方家屋场即是李过当年的指挥中心。主人家使用的带有至少百年历史沧桑感的各种木器给人留下了深刻地印象,他们俨然是神秘古寨的主人。我们向方姓老人说明来意,老人热情地为我们倒茶并叫他的儿子作向导,我们经过当年李过屯田的百亩坪,据张、唐两位向导介绍,那就是那时设寨筑坝形成水泽的地方。我们在深奥莫测临空飞泻的天井山的石崖下找到乌龟岩洞穴,淌过十余米清凉的潭水,从乌龟岩洞口攀爬上去五六米,大洞右侧黑漆的洞口显现出来,我用手电窥照里面,数百只蝙蝠低空乱舞,并不时发出“吱、吱”的尖叫声,其中两只扑面飞出,向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发动攻击。联想吸血蝙蝠的神话故事,使人感到十分恐怖,便取销了驱赶蝙蝠,入洞细看甚至取宝的企望。只能根据李过父子回忆录中的描述,在洞口反复观察,还要战战兢兢地防备被不时激怒的蝙蝠卫士的袭击。从乌龟岩下来,我顺着岩石下的石洞爬进三四米,特别欣喜的是,还在洞穴里找到了两块有款识的青花瓷碗底足。经反复观察,当年水潭聚起足以堵住洞口的记载可信,该洞穴与李过父子描述的特征严丝合缝。想着,古寨山洞中藏宝之事,并非空穴来风。考察基本达到了预期目的,我们也就再无意骚扰经历各种灾难之后顽强地活了下来的大顺英雄的邻居——蝙蝠了。凝望着每一座山峰,看到那比诱惑的大地,随意按下手中相机的快门,得到一幅幅精美之作。只可惜“郊原极目夕阳多,山有奇景我难行”。因为还有行程,加之没有必备的野外露宿工具,我们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回头再看一眼不扶而直的蓬麻,均被青青的细草和厚厚的苔藓遮盖,一派万古洪荒的景象。想着当地名士廖汉钦游石牛寨:“笔削奇峰石径幽,啾啾百鸟树梢头。彩霞碧水环崖谷,翠柳红花伴石牛。神话百年人论说,奇观千载我来游。当年寨主知何处,惟有骚吟历万秋”的诗句。感到头顶上的蓝天,还飘荡着银白的棉花状的云丝,那份若隐若现的飘渺,依然能看到天际间一片纯美的湛蓝。那广阔无垠激起我无限遐想,届时,我将重邀众多好友,再结忘情游,相期古山寨。下山时,陡峭的山路上,仿佛又响起当年的厮杀声闻到惨烈的血腥气味,心头顿时增加了许多凝重。不禁回味着古人“王者逍遥自在行,何须群辈论豪英;他时一啸东山起,但使风云万里惊。听风未许怨蹉跎,霸气原来百战多。夜向深山舒一啸,谁将此意问如何?”的韵味。

  事后两块青花瓷碗底足,其中一块经专家辨认,有二字为“大顺”,显然是李过遗留之物。作为李自成家乡县的史志工作者和李自成归宿研究的草根学者,获得此物也可作为一个有力证据,我曾经深深地激动过。特别是澄清一个史实:李过并非野史记载的顺治七年在广西病死的李锦,而是在康熙二年平江县石牛寨战败后隐居修水县黄龙寺出家。

  我们的考证,虽属“闪游”,双腿足足疼痛几天,却不虚此行,大有所获,弥足珍贵,惊喜颇长,意犹未尽,故将来去匆匆一日的流水账录以备忘。

 

易守难攻的平江四十八寨之一——石牛寨

当年李过率大顺军在石牛寨修建的寨墙

李过当年的指挥部——石牛寨方家屋场

我们与向导在石牛寨乌龟岩洞口合影

 

 

李过当年藏身的石牛寨乌龟岩洞穴

 

Tags: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2004-2017 liziche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

鄂ICP备06008662号   联系我们